过年回了趟河南老家,跟发小们也聚了聚,一群中年秃顶男人坐在一起,像冰箱里的一打鸡蛋在开会。